新闻客户端 手机版 添加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官风采
陈寅:不破执行之难非好汉
作者:吕守一 刘希婧  发布时间:2018-12-21 15:40:17 打印 字号: | |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不破执行之难非好汉,屈指行程二万。”这是二中院外勤执行法官陈寅常常念叨的一句话。一周的工作时间里,不是在执行现场,就是在奔赴执行现场的路上,虽然早出晚归,食不定点,不能时常陪伴在家人身边,但每一次成功执行,都让他感到莫大的满足。

  周一上午8点40,二中院执行局准时召开每周工作例会,会上首先进行政治理论学习,并对本周需要学习的其他文件及各项工作进行了安排部署。陈寅认真的记录下需要学习的内容,高频次的外出执行让理论学习、业务学习的时间只能压缩在路途上。

  9点40会议结束了,为节省时间,陈寅没有回办公室而是直接拎起他厚实的“作战包”直接出发。三十五分钟后,陈寅已经在南开区不动产登记事务中心负责过户的窗口下等候,“司法拍卖过户的协助执行通知书、送达回证等材料昨晚就准备好了,如果过户顺利,上午还能再跑一趟活”,他心里想着。办理完过户,到达市高院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陈寅将汇总好的对被执行人实施控制出境的材料报送给市高院执行局。处理好这些工作,下午回院里就准备外埠出差的材料了,想到接下来的外出执行,陈寅不由打了个冷颤。

  下午四时,陈寅和搭档刘振宇到达了滨海国际机场,目的地是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手机上的天气软件显示,当地实时气温零下20摄氏度,白天最高气温零下13摄氏度,不过好在是晴天。经过三个多小时,飞机抵达齐齐哈尔三家子机场。走出机舱门,刺骨的冷风透过连廊的缝隙割在脸上,陈寅招呼身后的刘振宇,两人把帽子、手套都戴了起来,全副武装地走出机场,就近找了宾馆住下。“早休息,睡个安稳觉,明天挑战才真正开始呢。”陈寅对刘振宇说道。

  周二早晨不到九点,陈寅来到了协助执行人住所地,准备冻结被执行人的到期债权。虽然等了一会,但工作进行的还算顺利,协助人的法定代表人接收了相关执行裁定书和冻结到期债权的协助执行通知书,走出他们的办公室已近中午十二点。匆匆在路边小店吃过午饭,两人查看起回程机票,直飞天津的航班就只有晚上八点一班,陈寅决定提前去往机场,利用等候的时间熟悉下明天要执行案件的案情。赶往机场的路上,陈寅看着路边堆起的积雪,心里不禁感慨:“只要执行到位,执行路上的苦和累嘛都不算,心中有初心,这寒风冻雪便是清风明月!”

  在机场候机室里,陈寅收拾好刚刚熟悉过的案件材料,收起疲惫的面容,面带微笑跟三岁的女儿视频通了话:“你要乖,好好听妈妈的话,等爸爸回家跟你一起玩”。

  22:45,齐齐哈尔飞往天津的航班缓缓降落在天津滨海国际机场,虽然回到了天津,可陈寅却回不了家。由于明天一早还要搭乘飞机赶往新疆乌苏,机场到家的路途需要两个小时,而机场附近也没有合适的酒店,陈寅决定在机场凑合一晚上。

  周三早晨六点半,陈寅与法官助理吕守一及申请执行人、资产评估公司评估师汇合,准备赶往乌苏市进行设备查封和评估。飞驶了四个多小时后,中午12点45分,陈寅一行抵达乌鲁木齐,他们要再搭乘客车前往乌苏市。下午五点,陈寅、吕守一赶到乌苏市行政服务中心市场监督管理窗口,办理了对被执行人名下番茄酱生产线设备的查封。办理好设备查封,已将近晚上六点,走出行政服务中心,天还是白亮白亮的,陈寅心想天津这时早已是灯火通明了吧。

  周四上午9点30分,天刚蒙蒙亮,陈寅一行整装待发奔向被执行人厂区——乌苏市西大沟镇,手机地图软件上搜索不到这个地址,陈寅只能一边打听、一边寻找,辗转一个多小时,终于赶到被执行人厂址。只见工厂大门紧闭,陈寅与厂门口张贴的联系人电话沟通后,终于进入被执行人厂区内。经了解,案件被执行人因债务较多,在其他案件执行中,被执行人名下厂房、土地及部分生产线设备已被司法拍卖并过户至买受人名下,目前厂内的人员系买受人员工,案件被执行人的法定代表人早已不知所踪。询问员工后,发现员工对之前厂房、设备的竞买情况以及法院查封设备的情况都不了解,具体情况要被执行人厂房设备买受人予以答复,而该买受人的法定代表人要下午三点才能赶到工厂。经过交涉,陈寅、吕守一带领评估师到厂内设备区对查封的设备进行盘点勘察,了解当前设备的具体使用情况,以便对设备进行价值评估。下午6点40分,在工厂等待了八个小时后,该买受人的法定代表人终于到了。陈寅向其示明身份后表明来意后,要求其作为协助执行人配合法院工作,在设备盘点表上签字并协助提供该套设备的记账凭证。该法定代表人在与执行法官、申请执行人、评估师沟通后,说道:“相关材料并不在自己手中,晚上研究制定解决方案后答复法院”。对于出现这样的情况,陈寅也有所预料,在电话请示案件承办人后,他们决定暂且收兵、明日再战,晚上八点一行人走出厂区大门。

  时间来到了周五上午10:00,陈寅、吕守一已到达该法定代表人住宿的酒店大堂,并电话通知其下楼沟通研究解决方案。半个小时后,该法定代表人及其诉讼代理人才出现,并提出由天津二中院对该被执行人推进执行转破产程序,以一并解决此被执行人涉及的一系列案件。陈寅当即答复道:“天津二中院对注册在乌苏市的该被执行人进入执行程序没有管辖权,要推进案件解决需要你提供相关材料以完成评估拍卖程序。”对此,该法定代表人表示,相关资料及印章在不知所踪的被执行人法定代表人手中,评估公司可以将盘点表格留置,双方协调之后,再将评估所需的会计凭证及签字材料邮寄至法院。看到该法定代表人态度有所缓和,并且其公司仅是作为被执行人设备、厂房的受买人有相关的协助执行义务,其不承认保管有被执行人会计资料、公章等材料法院也无计可施,再继续下去也是白白耗费精力,陈寅一行暂且结束这次执行行动。

  走出酒店,他们终于踏上了回程之路。经过四个小时,抵达乌鲁木齐市。16时50分,在乌鲁木齐地窝堡机场候机楼吃饭的间隙,陈寅通过微信群把下周的外勤出差给安排妥当。趁着女儿还没有睡觉,陈寅赶紧跟女儿视频了一会儿,听到闺女奶声奶气的喊爸爸,一周的奔波劳累也就都消退了。

  晚上23时12分,飞机抵达天津滨海国际机场。走下飞机,陈寅不禁感慨道:“终于可以回家了,还是天津好啊。”
责任编辑:张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