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客户端 手机版 添加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苑
废墟上的金莲花…………….作者:柳含烟
作者:柳含烟  发布时间:2018-12-17 16:38:38 打印 字号: | |
  废墟,早已成为草原的一部分。

  金莲花怒放,开在废墟的高处,也盛开在废墟的低洼处。草原风刚烈,金莲花柔弱,一刚一柔,刚柔相济,恰似草原民族的性格。残垣断碑,沉默了七百年,金莲花从不问前期是非功过,年年开,年年败,年年又开,从不寂寞。

  元上都,废墟都城。抬起脚,就能踩到半块残砖,一截弃瓦。行走其间,我有奇特的感觉,仿佛置身圆明圆,故事因破碎而扑朔迷离。风高月黑之夜,乱石衰草间,是否会有狐媚的身影若隐若现,勾人魂魄?历史不相信这些,历史中的人物,总是真实存在的。

  当年,元上都,是元代皇帝的陪都,每年夏季皇帝驻跸时,诸王贵族、护卫将士和前来朝觐的各国使者云集于此,牛马如云,毡车如雨……恍如隔世,这只是史书中的一段描写还是马可·波罗游记中的仙境?或是迷一般的梦?草原雄鹰悠然盘桓在空中,闪电河古岸依旧在,再也听不见哗哗的流水声,金莲花艳如建都之前,亦如毁都之后,直至今天,它的遗传基因从没改变过。

  走过曾经的睿思殿、穆清殿、清宁殿、洪禧殿、水晶殿,我要寻找这座都城的心脏部位——大安阁。在龙椅安放的地方,我站立不动,集中精力想象当年富丽堂皇的模样,元朝皇帝登基、临朝、议政、修佛、各类大典总要在这里举行。忽必烈用咄咄逼人的眼睛,注视南宋幼主跪在龙椅前向他投降求生的表情,该是怎样动人心弦的一幕。

  马可·波罗是远道而来的朝圣者,万里之遥,他无数次在心中勾勒忽必烈这位大元帝国伟大的形象,当他站在大安殿前,觐见仰慕已久的蒙古大汗时,心里描述道:“忽必烈可汗坐在高而美妙的宝座上,他是一个年龄难猜六十多岁的强壮大汉,也是一个非常聪明,但有时也很残酷的军事天才,不愧为成吉思汗的后裔,他细长的胡子朝下,穿一件白色的长袍,戴着一顶朴素的黑帽……。”忽必烈非常喜欢这位外国人,任他在大统一的国度里行走,写出了传颂至今的《马可·波罗游记》,只因为它的真实,虽然他是个外国人。

  太阳是照不进深深的宫殿的。眼下,太阳直直地照射在原本属于宫殿的地方,这是时间的力量,被太阳照得见的地方,让人亲近,但越让人亲近的地方,越原始,原始得让人颤栗。站在龙椅放置的地方,我听见风从每一块残碎瓦上吹过,如泣如诉,瞬间将整个废墟淹没。

  成吉思汗说:“我最大的快乐就是征服,征服天下是我的梦想。”其实,还有一种征服--女人,征服给他和元朝的其他皇帝带来无尽的柔情。我徜徉在当年的后宫,似乎听见了佳丽们在交头接耳,看见她们扭动腰身,满脸春光荡漾,为皇上一夜宠幸而身心迷醉。这么多的女人呵,如同漫山遍野的金莲花,枯了一茬,又长一茬,为男人做着牺牲。而今身影远去,空留杜鹃啼鸣,追忆姑娘们的燕语莺声。

  火,烧过每一个宫殿,将完美的建筑烧得支离破碎,一个朝代就此尘埃落定。

  兴与衰,是规律,正如都市的建与毁,这一切该归类物理学,建一座城,是为了使物体平衡,毁一座城,是使物体失衡,只有地球引力,将毁弃的物体收存。一次完美的物理实验,真真切切,叫人受益,而代价,往往超出物理学范筹。紧接着,便是化学作用,动物、植物、人、瓦片、旌旗,在烈焰中化合、分解,尘归尘,土归土,“落了片茫茫大地真干净”。在接下来的数百年里,又推演着数学题,岁月不停地递增,只留下一个废墟,应验了中国那句话;九九归一。永远神秘,永远无牵无挂。

  “捎一块碎瓦回家吧,作个纪念。”同伴的话,打断了我的沉思。

  “不必了。元上都现在正‘申遗’呢,让破碎留给破碎吧。”我对他说。

  “那么就采些金莲花吧,它清热败火,晒干后沏茶喝。”

  “好呵。”

  遍地金莲,遍地黄花。

  草原上神奇的金莲花,“花色金黄,七瓣环绕其心,一茎数朵,若莲而小,六月盛开,一望遍地金色灿然。至秋花干而不落……佐茗饮之,可疗火疾。”

  七百年了,生生不息的金莲花,给人败着火气,也在给时间败火,给历史败火,给一个偃旗息鼓的朝代败火。
责任编辑:宗平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