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客户端 手机版 添加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苑
高墙………………………………作者:朱思群
作者:朱思群  发布时间:2018-11-29 15:35:15 打印 字号: | |
  一起民间借贷纠纷的案子,让自己平生第一次与高墙产生了交集。在此之前,那种地方,感觉离自己的生活太过遥远。

  原审被告张某已被关押,没有委托诉讼代理人,需要到监狱去开庭询问。抵达目的地后,举目四望,高高的院墙,密集的铁丝网,耸立的瞭望塔,给人一种逼仄阴翳的压迫之感。四周寂寂无声,不见一个人影,不远处的梧桐树上栖息着两三只昏鸦,阳光穿过树缝直射到地面,留下或大或小的斑影。

  所有的手续办齐后,走进监区,正好赶上家属探视开放日。身着囚服的罪犯,表情各异的家属,隔着厚厚的玻璃在倾诉。一个青年男子,面庞宽阔,与自己两岁的女儿隔窗而视,小女孩坐在窗台上,露出不谙世事、天真无邪的笑容。十分钟的探视时间很快到了,在大人的招呼下,她与自己的父亲挥手告别,一蹦一跳地走了,男子呆呆地凝视着,在女儿的身影消失在墙角的一刹那,忽然眼眶泛红,压抑许久的悲伤从眼神中满满地溢了出来。

  但丁说,在人生中途,迷失于一座幽暗的森林。身陷囹圄,绝对是一个人一生中的至暗时刻。

  张某在狱警的带领下,终于出现了。狱警给他解开手铐,他揉了揉手腕,拿起话筒,与我们隔窗而坐。

  一审判决收到了吗?

  收到。

  对一审事实有意见吗?

  没有。

  你与担保人刘某什么关系?

  朋友关系。

  借款用在什么业务上?

  记不清了。

  张某惜字如金,回答简单、干脆,很契合他的职业特征。他的表情很平静,略带一丝沮丧,似乎不愿去回忆那些不堪回首的过往。八年前他开了一家资产管理公司,接受客户的资金,然后对外投资,自称因经营不善导致资金链断裂,欠下巨额债务,去年因涉嫌诈骗而被判刑。从云端坠落到谷底,人生经历了一场劫难,涂抹上一段难以褪去的黑色。之后,忧心忡忡的投资者先后起诉,诸多民间借贷官司纷至沓来。这不,一审原告丁某起诉要求他、何某以及担保人刘某返还80万借款本金和年利率24%的利息。

  你与上诉人何某何时离婚的?

  2014年7月。

  离婚协议为何约定三套房和两辆车都归女方所有,而两千万的巨额债务归你?

  何某离婚时坚决要求这么约定。

  两千万外债你是否向何某一笔笔交待过?

  是的。

  为何找被上诉人丁某借钱?

  丁某的钱是闲置资金,长期放在我这里吃利息。

  2013年你从丁某那里借的80万元是否用于夫妻共同生活?

  没有,用于我自己公司的经营。

  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你的账户为何有数次往上诉人何某的账户大额打款的记录?

  因为我用何某的账户开了网银,为了业务往来所以来回打款。

  ……

  真与假,是与非,对与错,扑朔迷离,宛若普罗透斯的那张脸,呈现出不同的轮廓,需要甄别辨认,方能还原事实真相。

  询问结束了,他握着笔,很不流利地签完笔录,重新戴上了冰冷的手铐,走向令自己度日如年的囚禁之所。因果分明报应,是非成败皆空,漠视法律换来的是牢狱之灾,留给亲人的是无尽的苦痛与煎熬。三年,抑或五年,谁知道呢?可是人的一生中能有几个这样的三五年来挥霍?

  从监狱里走出来,外面车水马龙,声浪喧嚣。一墙之隔,两个世界,恍若隔世。与静谧森严的高墙相比,这里时间在流淌,岁月在变迁,人群在变换,菜市场里传来小贩的吆喝声,街边的饭馆飘出炖肉的香味,水果店里播放着最新的流行歌曲,充满了形形色色的物质细节和生活气息。离开高墙深院,莫名间有一种脱笼之鹄的感觉,不知怎的,蓦地想起了《肖申克的救赎》中那句经典的台词:心若是牢笼,处处为牢笼,自由不在外面,而在于内心。
责任编辑:马新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