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客户端 手机版 添加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要闻
天津二中院执行法官刘津生:难舍执行路
作者:张晓敏 索世宁 姚易寒  发布时间:2018-09-13 10:22:39 打印 字号: | |
  刘津生退休了,日历定格在2018年6月25日。

  这一天,老刘早早来到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按照往常的习惯,打水、拖地、收拾办公桌、打开电脑……然后苦笑着摇摇头,又把电脑关上。他电脑系统里的案件已经清零了。点上一支烟,看了一眼桌上的电话机,他在等电话,等干部处的电话。

  同办公室的年轻人陆续来了,办公室热闹了起来。别人桌上的电话铃声此起彼伏,联系当事人、查找执行线索、与相关部门沟通执行情况……唯独老刘桌上的电话机一直沉默着。

  孺子牛——做好传帮带甘当铺路石

  法官小冯捧着一摞案卷来到老刘桌前:“刘老师,出出主意吧,这个案子有点走不下去了。申请执行人天天催我。该查的我都查了,确实没有查到被执行人可供执行的财产线索,您看看还有什么道儿?”

  老刘看了一眼小冯,小伙子白白净净的,稍微有点腼腆。小冯是新晋升的员额法官,在山区的老家上完高中后,考上了一所全国著名大学的法律专业,研究生毕业后,经过考试,被院里录取,后又被分到执行局,然后成了老刘的书记员。小伙子聪明、能干,也肯干,他是老刘的最后一任书记员,老刘也是把他当成自己孩子看待,花了大力气带他,无论是业务上还是做人上。现在,他在业务上已经没有问题,只是在执行经验上还需要历练。

  老刘没说话,戴上老花镜,翻开了卷宗。

  小冯心里偷着乐,对这个师傅他太了解了,平日里话不多,但心里有数,肯定明白自己的意思。他是怕师傅今天心情不好,故意给师傅找点事干。

  其实,小冯心里也不好受,这几天他总是陷入一种回忆的情绪中,往日和师傅一起经历的酸甜苦辣历历在目。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要切实解决执行难,最高人民法院在2016年全国人大会上向全社会庄严承诺“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后,天津二中院立即行动起来,成立了各种专门的执行团队,老刘所在的团队叫清理积案团队,需要把建院以来所有的案件梳理一遍,特别是涉民生未能执行的案件。那些日子是真正的“五加二白加黑”,翻档案、做笔录、打印材料、复印证据、将数百名在押的刑事附带民事案件的被执行人提讯一遍……过度的疲劳加上故纸堆里的粉尘污染,老刘身体免疫力急剧下降,眼睛和嘴唇肿得老高,以至于到监狱提讯时,监狱的安检员拿着他的执行公务证反复比对。还有更可乐的事,有几起积案经过他们的努力执行到位后,老刘通知被害人家属前来领取执行款,拨通对方电话,刚说一句:“我是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的刘法官,通知您来领执行款……”话还没有说完,对方一句:“骗子!”电话就挂断了。小冯乐着说:“师傅,人家这是把您当成电信诈骗的啦!”说笑归说笑,工作还得干。小冯陪着刘津生逐一将执行款送上门。在一处偏远的小山村,被害人的老父亲握着他们的手,激动得无以言表,非要留下他们吃饭……当然,也有让老刘难过的事,就是老刘母亲的病故。去年夏天,老刘年过九旬的老母亲感觉不舒服,住院了,老刘夜里在医院陪伴老母亲,白天到院里办案。那天早晨,老刘心里有些发慌,一直迟疑着没有离开老母亲的病床。临近8时的时候,老母亲催促他,让他去上班,说自己没事。那两天有个案子正“较劲儿”,老刘也想着尽快把事解决了,便匆忙去上班了。到办公室没多长时间就接到妹妹打来的电话,听着妹妹的哭音儿,老刘脑袋懵了,等到他赶到医院时,母亲已经永远地离开了。老刘一下子瘫在母亲的病床前,放声痛哭。

  “叮叮……”老刘桌上的电话机到底还是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干部处的电话。

  干部处处长叫王晓瑜,是位女同志,很细心地问了一些工作上的情况,同时对老刘的工作予以肯定,并希望他退休以后继续发挥余热,对院里的工作多提意见,为全社会的法治建设贡献自己的力量,叮嘱他今后生活中如果有困难一定要和组织说,院里会尽最大的力量帮助老同志们。最后她特别说,老刘前些日子处理的那起大案,得到了上级领导的肯定,要大力推广他的经验。

  从干部处出来,老刘心里空落落的,他的法官生涯到此画上了句号。

  多面手——更迭的岗位不变的坚守

  老刘是1983年从部队转业来到天津市中级人民法院民庭工作的,后来成立二中院,老刘又调了过来,还在民庭工作。刚来法院时,正好赶上严打,同他一起来的战友们大部分去了刑庭,看着他们匡扶正义、惩恶扬善,处理了一件件大案要案,再看看自己手里的案子,无非都是家长里短、婆婆妈妈的琐事,老刘心里那个羡慕啊!但羡慕有什么用?总不能大家都办刑事案件吧?那民事案件谁干呢!找领导调换工作的念头他只是在心里想了些日子,终究没有付诸实施。

  老刘这一干就是30多年。在这30多年里,经他手处理了多少民事案件,老刘记不清了;化解了多少邻里纠纷,促成了多少家庭和睦,老刘也记不清了。在多年的审判生涯中,老刘逐渐形成了自己的庭审风格,特别是面对脾气急躁的当事人,老刘从来都是不疾不徐,和风细雨、娓娓道来,引导当事人心平气和地陈述……以至于以后遇到火气大、脾气暴的当事人,领导都要安排老刘出马。

  后来,老刘调到执行局。王晓瑜所说的那起案件就是老刘近期协调成的一件标的额达2.3亿元的案件。案件并不复杂,一家企业从银行贷款,后资金链断了,银行起诉、胜诉、申请执行,要求拍卖企业的厂房、土地、机器设备。老刘接手案件后发现,机器设备是进口的,非常先进,但使用范围非常狭窄,如果拍卖了房产、土地,机器设备没有卖出去,势必要拆除,几千万的进口设备就是一堆废铜烂铁,那损失可就大了。更何况,这个项目在北方只此一家,别无分号。老刘觉得这个案子不能简单地“一拍了之”,要争取协调解决。老刘苦口婆心地说服银行暂缓拍卖,并利用二中院官网上的“拟处置财产公示”平台进行推介,还找到华融、长城等几大资产公司帮助推介。那些日子老刘的电话是彻底火了,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终于盘活了这个项目,案子以双赢的方式彻底了结,双方当事人都写来了感谢信、送来了锦旗。那天回到办公室,老刘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美美地点上一支烟。小冯知道,师傅心里高兴着呢!后来,《人民法院报》报道了这起案件的执行经过,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院长高憬宏在2018年的全国两会上,接受记者采访时也特意介绍了这起案件。

  好榜样——风雨兼程路拳拳不了情

  回到办公室,老刘发现局长在等着他,在家没有外出办案的同志都在等着他。局长叫金喆,是位女同志,说话干脆麻利,干起活来雷厉风行,但今天这个场面她却有些说不出话来,眼圈微微发红。她以前也在民庭工作,和老刘一起共事30多年了。内勤见状,忙把执行局送给老刘的礼物拿了出来,大家眼前都是一亮。这是3张放大了的照片,一张是老刘身着法袍的照片,照片中的老刘身姿挺拔、目光睿智;一张是老刘所在执行团队的全体照,一群年轻人围在几位老同志的身边;还有一张是执行局的全家福。大家一下子明白了一件事:自“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活动开展后,天津二中院在院长王红卫的带领下,举全院之力支持执行工作,执行局全体同志加班加点,努力奋战,出色地完成了任务,在2016年荣立集体二等功的基础上,2017年又荣立集体一等功,在这执行局的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当时,局里请来了照相的师傅,给大家拍照,上光荣榜,还特意给老同志们都拍了身着法袍的照片,事后大家一忙就把这件事给忘了,没想到,局长当时就有深意啊!

  平日里老刘不善言谈,也不善于表达感情,但这个时刻他有些激动,他接过照片,说:“谢谢大家!我在法院干了一辈子,现在退休了。临走,我也没有什么好送给大家的,我前些日子总结了几句话,是我近年来在执行工作上的感悟,交给了小冯,现在我把它送给大家,希望对大家今后的工作能有所帮助。”

  大家把目光转向小冯,小冯脸有些红,说道:“老师的话我已经背下来了:1.执行中警醒一些、严谨一些、认真一些、三思而后行;2.拿不准的事多研究、多探讨,不要自作主张,执行中的一次失误,可能会置你于万劫不复;3.文书打印出来要再检查一遍,不要因出现低级错误而被炒成网红;4.强制执行中,不要一味地强攻,要学会迂回;5.生活中谨慎一些,多读书、少应酬……”
责任编辑:张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