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客户端 手机版 添加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官风采
宣华:执行一线品味酸甜苦辣
作者:王樱蓉  发布时间:2018-09-10 17:20:38 打印 字号: | |

    新时代开启新征程,新征程呼唤新担当新作为。党员干部是党和国家事业的中流砥柱,必须要有勇于担当、敢于负责的精神。铁肩担使命,实干见忠诚,在我们天津政法战线也有一批这样的干部,他们在工作中兢兢业业、恪尽职守,主动作为、勇于担当,把使命牢记心中,把责任扛在肩头,努力创造新时代政法新业绩。今天我们来分享河北法院执行局执行法官宣华的故事。

酸:事业家人两难顾

    812日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盼了一个星期的周末第一天,而对河北区人民法院执行局的法官宣华来说,只是一个普通的工作日。连着三天加班,宣华直接住在了法院,智能手机的功能在她手中又“退化”回了接打电话。

    中午开完庭已经是十二点多,宣华拿出手机准备给下午约见的当事人打个电话确认,却看到儿子上午十点多发来的一则短信:妈妈,你下午能回家吗?如果能咱们就去看场电影吧。如果不能,就继续忙吧。本来赶上孩子假期,没能陪着孩子出去玩玩已经很是内疚,这几天连着加班,连面都难得一见,想到下午的工作,恐怕连孩子这点小愿望也无法满足了,宣华忍着心中的酸涩,回了儿子一个笑脸,说妈妈今天晚上肯定回家,咱们一起看电视吧。

    宣华当天约见的当事人是一起民间借贷纠纷案件的双方。早在2016年,双方的判决就已经下达,申请人李某胜诉,被执行人孙某需返还欠款8000余元。可是孙某家中确实比较困难,他也想还钱,于是在法官的见证下,双方签订了执行和解协议,某每月还几百元给李某。时间过去了两年,双方当事人都没有到法院来销案,案件还处于终本状态。宣华联系到双方当事人,孙某称已经执行完毕,因为李某顾念他家境困难,钱还了一半时就承诺他剩下的不用还了。可是宣华在联系李某进行确认时,李某却支支吾吾,电话还一度被李妻拿去,李妻告诉宣华,钱不着急要,但案子就挂着吧。根据相关规定,如果案件未执结,对被执行人是要采取限高措施的,如果真如孙某所言,李某曾承诺不用再还,那么对孙某采取限高措施显然对他不公平。于是宣华将双方都约到法院来,了解双方的诉求,尽量让双方都满意。

    李某在约见过程中承认,当初确实说了不让孙某还钱的话。宣华也是有家庭的人,在李某的言谈中大概猜到了他是因为和妻子的意见不统一,所以有顾虑。宣华告诉李某,既然承诺了就应该要做到,诚信是我们的立身之本。同时宣华也嘱咐孙某,要多体谅李某的情况,最好能跟李妻沟通沟通,别因为对你的承诺而让李某产生什么家庭矛盾。

    待为二人做完结案笔录之后,已经过了下班时间,宣华做了些收尾工作也终于可以下班了。从法院出来,天已经黑了,宣华想,电视恐怕也看不成了,但还能陪儿子聊聊天,也不错。

苦:暴雨天寒,说走就走

    近一段时间,河北区法院正在开展终本案件集中筛查梳理工作,宣华负责的案件有一百余件。

    所谓“终本案件”,就是在法定的执行期限内采取各种措施均无法执结的案件,暂时做的一个结案处理,当案件具备执行条件后,仍可恢复执行。宣华这次的工作,就是要给这些案件,逐一建立台账,对于那些已经执行完毕、但双方当事人并未到法院销案的,要一一联系确认,约见当事人销案,孙某和李某的案子就是其中之一;对于申请人虽未申请恢复执行,但法官在梳理过程中发现了执行线索的,要联系当事人恢复执行并尽快查扣财产。

    陈某和前妻张某是二婚,二人在交往过程中,张某曾多次以各种借口向陈某借钱,后来二人结婚,婚后性格不合,最终离婚收场。陈某到法院起诉前妻,要求其返还曾经所借的钱款。由于张某离婚后就再也没跟陈某联系过,就连开庭都未应诉,因此陈某虽然胜诉,但也拿不到自己的钱。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后,宣华是承办法官,陈某积极的为宣华提供张某可能的住处,2017年,在横跨酷暑寒冬的半年时间里,宣华根据陈某提供的线索,跑遍了天津及周边各地,暴雨时奔郊县,零下二十多度去外地,但即便如此,张某仍旧毫无消息。除此之外,宣华也利用各种手段,查询了张某名下的财产,结果一无所获。案件最终只能无奈的以终本处理。在这次梳理终本案件的过程中,张某虽仍联系不上,但宣华惊喜的发现,张某名下有了账户,是退休金账户,账面财产虽然不多,只有1000多元钱,宣华仍第一时间对账户进行了查扣。

     案件虽仍未彻底解决,却也看到了曙光,宣华心里早就把当初那些苦抛到了九霄云外。

甜:微信里未接收的红包

   “执行工作苦的身体,但甜都是渗在心里的。无论是案件终结时的成就感,还是当事人对我们的认可,都是我的动力。”宣华这段时间除了梳理终本案件,日常的执行案件仍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宣华的微信在绿色的图标上总是有红色的提示数字,怕错过未读信息,宣华会将不重要的对话框删除。但有一个对话框宣华一直没舍得删,对方是她的一个案件当事人,而聊天内容,只是宣华发过去的一个红包,而下面提示,对方未领取。

  这名当事人是小于,如今是一名大二的女生。小于从小父母离异,抚养权当时判给了母亲,但随着母亲的去世,小于又跟着父亲生活,前不久小于的父亲也去世了,她的平静生活也就此打破。小于的姑姑叔叔们以小于的抚养权早被判给了母亲为由,称其没有继承权,要求将房屋过户给小于的奶奶,且不愿返还其父放在他们那里的钱款。在援助律师的帮助下,小于打赢了官司,但小于的姑姑叔叔们并不配合。案件最终在宣华的工作下执行完毕,今年6月小于顺利继承了父亲的遗产。

    前几天,宣华接到单位门卫的电话,说是有人来送锦旗。这几天跟宣华联系要来送锦旗的有好几拨当事人,都被宣华婉言拒绝了,也有执意要送来以示感激的。宣华到了门口才发现,送锦旗来的竟然是小于。小于害羞的说,案子完结的时候就想要送锦旗了,可是她不想用低保的钱送,现在她趁着假期找了家实习单位,这是她用实习的工资做的,是她自己挣的钱。宣华当时眼泪就掉下来了,小于无父无母,没有生活来源,仅靠着低保养活自己和奶奶。宣华不忍小于花这个钱,拉着她加了微信,回到办公室就给她发了一个红包,里面是宣华想要给小于做锦旗的钱,可是小于一直都没有领取。

    执行工作干了十几年,宣华说,她见惯了人情冷暖,也比常人品过更多的酸甜苦辣,但这就是执行的魅力,让她愿意为之付出,愿意为之努力。由于出色的工作表现,2016年,宣华荣立个人三等功,并获得河北区个人嘉奖;2017年,她被评为“天津好人”。

责任编辑:宗平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