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客户端 手机版 添加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媒体聚焦
【天津日报】知识产权新收刑事案件数大幅上升
──天津高院发布2017年度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白皮书
作者:吴玉萍 畑颐  发布时间:2018-04-27 08:56:11 打印 字号: | |
  保护知识产权就是保护创新,完善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是激发创新原动力的基本保障。司法保护是知识产权保护的最有效、最根本、最权威的手段,知识产权权利人日益把司法保护作为维护权益最值得信赖的途径。一年来,天津法院充分发挥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的主导作用,以知识产权民事审判为基础,知识产权刑事审判和行政审判并行发展,制裁和打击各类知识产权侵权、犯罪行为,有力促进了创新驱动发展。在4·26世界知识产权日到来之际,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召开知识产权司法保护新闻发布会,公布天津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白皮书(2017 年)及典型案例,并与天津市公安局、天津市人民检察院联合发布了《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

  基本

  情况

  2017年,天津法院新收各类知识产权案件2716件,审结2621件,分别同比增长13.74%和10.31%。其中,新收民事案件共2579件,审结2486件,同比分别上升10.12%和6.28%,新收民事一审案件2316件,同比上升51.97%,新收民事二审案件257件,同比下降50.67%,新收民事申请再审案件6件,实现了一审案件受理量、结案量大幅上升,二审案件、申请再审案件受理量、结案量大幅下降。许多当事人在法院判决之后,主动息诉服判,不再提起上诉或者申请再审,知识产权审判公信力进一步增强。

  从受理的案件类型上看,著作权、商标权、专利权三类知识产权案件仍占主导地位。

  知识产权刑事案件新收134件,同比上升197.78%,对侵害知识产权犯罪的打击力度不断加大,有效打击和震慑了犯罪行为。

  同时发布了天津高院与市检察院、市公安局共同签发的《关于办理知识产权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意见》共七条,明确了案件的集中管辖,实现了知识产权“三合一”工作的进一步落地。《意见》还进一步规范了知识产权刑事案件的侦查、批捕和起诉的程序环节,完善了审判、侦查和公诉三方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协调机制,有利于构建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大格局,形成知识产权保护的整体合力。

  典型

  案例

  1 用“起士林”误导公众构成不当竞争

  【案情摘要】起士林大饭店为注册商标“K起士林”、“天津起士林”(“天津”不在专用范围内)、“K起士林Kiessling1901”的商标专用权人。2016年8月,起士林大饭店在家乐福公司海光寺商场购买了标有“天津市起士林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字样的各类月饼。起士林大饭店认为起士林生物公司在其企业名称中使用“起士林”的字号,误导公众,侵犯了起士林大饭店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同时构成了不正当竞争,故起诉要求起士林生物公司、家乐福公司、家乐福公司海光寺商场停止侵权并赔偿损失。

  法院认为,在涉案产品上标有被告起士林生物公司企业名称的行为并不属于商标的使用行为,故被告起士林生物公司的该行为并不构成对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权。但被告将起士林大饭店注册商标的主要部分“起士林”作为企业名称中的字号使用,误导公众,构成了不正当竞争行为,侵犯了起士林大饭店的相关权益。起士林大饭店要求被告停止使用“起士林”字号的请求,法院予以支持,并酌情认定起士林生物公司赔偿经济损失50000元。家乐福公司对进入其商场进行销售的涉案产品履行了必要的审查义务,但对起士林生物公司与起士林大饭店是否存在不正当竞争关系并无相应的审查义务。原告要求被告家乐福公司及家乐福公司海光寺商场停止销售的请求,因其停止销售的行为适用无过错责任原则,故对原告的该项请求,法院予以支持。至于原告要求被告家乐福公司及家乐福公司海光寺商场对被告起士林生物公司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因被告家乐福公司及家乐福公司海光寺商场在主观上不存在帮助侵权的故意或过失的情形,故对原告的该项请求不予支持。

  【典型意义】起士林商标系天津著名的老字号,知名度高,且具有一定的历史文化意义。被告未经原告许可,在其字号中使用了原告的商标,系不正当竞争行为。本案的典型意义是:准确区分了商标侵权行为和不正当竞争行为,有效制止了未经许可将权利人注册商标的主要部分作为企业名称中的字号使用,误导公众的行为;根据不同责任承担方式,准确适用侵权责任的归责原则,界定了过错责任适用的范围。在确定停止侵权责任时适用无过错责任原则,在确认损害赔偿责任时适用过错责任原则;综合原告商标的市场知名度、历史渊源等因素,合理确定了损失赔偿数额,对我市知名老字号给予严格保护。

  典型

  案例

  2 网络存储空间存在大量侵权作品应担责

  【案情摘要】原告乐视网(天津)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对涉案影片《金陵十三钗》独占专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和维权权利。被告北京小米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网站首页在2013年12月前,开设有“影视”板块。2011年8月16日有用户用网名“yangjiming119”在MIUI网站注册,于 2012年5月 31日在帖子中发布了涉案作品的相关信息和有效链接地址。任何MIUI注册的用户通过搜索涉案作品名称即可搜索到“yangjiming119”的帖子,并均可在选定的时间和地点通过该帖中提供的涉案作品下载链接地址获得涉案作品。原告发现后,于2013年6月7日对上述侵权事实进行了公证取证。被告于2013年12月关闭涉案影视板块。原告两次向被告寄送律师函,双方协商解决未果,原告诉至法院。

  法院认为:首先,本案被告设立的影视板块是专为网络用户提供影视作品信息开辟的存储空间,并有专门的管理人员对该板块进行管理。在一个复制和传播技术日益发达的时代,未经许可使用权利人的影视作品情况严重,此种前提下,被告开设影视板块应当具备比普通存储空间较高的注意义务,应当负有较为积极的监管义务。其次,虽然被告于2013年12月关闭了影视板块,但在此前1年多的时间内,在网络用户实施了侵权行为的情况下,被告长期未履行管理职责,未及时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措施,为涉案网络用户的侵权行为提供了实质性帮助,给原告造成一定损失,被告对此负有过错,应承担相应的间接侵权民事责任。再次,被告在侵权行为长达1年之后才关闭影视板块,主观上存在应知相关事实的盖然性,但却怠于履行相应的管理职责,放任网络用户从事侵权行为,主观上过错明显,不符合《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第22条第三款“不知道也没有合理的理由应当知道服务对象提供的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侵权”规定的提供信息存储空间的网络服务提供者的免责条款的规定,法院对被告的抗辩理由不予支持,被告侵权成立,法院依法判决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40000元并驳回原告其他诉讼请求。

  【典型意义】此案是提供信息存储空间的网络服务提供者承担侵权责任的典型案例。一般情况下,因网络用户直接侵权的案件,提供信息存储空间的网络服务提供者只要证明符合《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第22条的条件即可免除共同侵权的法律责任。但是本案因为在被告经营的涉案网站“影视”板块中帖子上长期存在大量的侵权作品,可以证明被告放任网络用户从事侵权行为,主观上过错明显,法院可以认定其行为不适用上述免责条款,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本案判决后,被告表示服从判决,并主动积极履行了判决。

  典型

  案例

  3 仿冒外包装、销售假冒“权健”商品获罪

  【案情摘要】被告人刘某甲于2016年6月从他人处购买假冒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简称权健公司)小袋散装牡蛎产品后,未经该公司许可,伙同被告人刘某乙私自用仿冒该产品的外包装对散装牡蛎产品进行包装后对外销售。其中,被告人刘某甲以人民币43200元的价格向杨某(另案处理)销售上述产品3箱360盒,又以人民币92400元的价格向被告人刘某丙销售上述产品7箱840盒。被告人刘某丙又将其购买的上述产品以人民币96600元的价格销售给被告人高某某,被告人高某某后又变卖。

  被告人高某某于2016年6月25日,从一男子处购买假冒权健牌牡蛎产品5箱600盒,后将其中4箱480盒以55200元的价格销售给被告人石某某,被告人石某某又将上述产品以60000元的价格销售给被告人陶某某,被告人陶某某又伙同被告人于某以72000元的价格销售给夏某某。被告人刘某丙、高某某、石某某、陶某某、于某均明知上述产品系假冒权健公司牡蛎产品的情况下仍予以收购并对外销售。

  法院认为,被告人刘某甲伙同被告人刘某乙未经注册商标权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情节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假冒注册商标罪;被告人刘某丙、高某某、石某某、陶某某、于某明知是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而予以销售,销售金额较大,其行为均已构成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公诉机关对7被告人犯罪的指控成立,一审法院根据各被告人的犯罪数额及各自的犯罪情节判令:被告人刘某甲犯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80000元;被告人刘某乙犯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70000元;被告人刘某丙犯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0元;被告人陶某某犯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8000元;被告人高某某犯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缓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0元;被告人石某某犯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缓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0元;被告人于某犯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6000元。一审法院宣判后,被告人刘某甲提出上诉,其他被告人均服判。经二审审理,二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及采信的证据与原审判决一致,最终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典型意义】本案公诉机关以各被告人分别构成侵犯注册商标罪和销售侵犯注册商标的商品罪提起公诉,人民法院综合全案证据,根据各被告人各自实施犯罪行为的情况依法定罪量刑。本案对于实施假冒注册商标、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犯罪的定罪量刑具有指导意义。
来源:《天津日报》2018.4.27第16版
责任编辑:天津高院网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