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客户端 手机版 添加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流行色……………………………作者:海鹰
作者:海鹰  发布时间:2017-07-18 08:47:09 打印 字号: | |

引子

雅丽本是纺织学院服装设计系大四的学生。她本来没有机会去到本市高档的富达小区和紫溪小区,她的生活还是宿舍、食堂、教室三点一线,与这两个高档小区根本不搭界。可是有一天,她发现自己经常从富达小区的后门穿过相连的花园从从容容地来到紫溪小区。

富达小区与紫溪小区之间相隔一个花园。这两个小区都是香港著名设计师英飞雄设计的,只是时间上相隔了五年。这五年,国家发展很快,所以大师作品的风格也顺应发展,有很大变化。富达小区的风格凝练庄重富贵气派,本来嘛,能住在富达小区的人以当官的居多,也有部分经商的,皆为成功人士。只是园林绿化少,显得有些刻板,也可以说是不张扬。紫溪小区则有些欧化,草地上矗立着贝多芬、肖邦、舒伯特的大理石雕像,雕像的底座不时播放着音乐家的代表作。名贵树木的错落有致搭配构筑出多层次立体园林景观,更值得一提的是,还有一条灵动怡人的小溪蜿蜒穿行于花园洋房之间,整个小区就浪漫起来。本来紫溪小区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花园,为什么在两个小区之间又专门建造一座无名花园?谁也说不清。

1、雅丽

服装设计专业大学四年级的雅丽除了要准备材料写《社会发展阶段与服装的色彩变化》论文外,也就是找工作,并不是很忙。她的老乡在师范大学和外语学院上大学,则忙得手脚不沾地儿,全是当家教赚钱,眼下家教的价码节节攀升,二个半小时就一百元。她们靠当家教不仅给家里寄钱,还把自己打扮得衣着光鲜。小眼睛的赵萍甚至还割了双眼皮儿。老乡聚会时,她们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对雅丽苦口婆心地说,你不能整天三个饱一个倒了,抓紧时间赚钱吧,做好了家教,一个月下来也有四、五千块的进项。面对着老乡们的痛心疾首,雅丽也反思自己,外语是她头疼的事情,不能拿这个误人子弟,数理化她早就拌着米饭吃了。思来想去没有适合她做的家教。

一天下午,赵萍让她陪着逛街买衣服。并悄悄地对她说,你不是学服装设计的吗,好好给我参谋参谋,我想买一身订婚时穿的衣服。雅丽大吃一惊,这么早就把自己推销出去?哎,就业形势不好,先找个主,见了好男人要手疾眼快,过这村儿就没这店儿,赵萍得意地说。雅丽问了订婚的时间,赵萍说,过几天就是五一节,趁放假的时候办了。雅丽说,那就买一件长袖雪纺连衣裙。锁定了目标,二人就不再看其他衣服,很快就相中一件浅紫色连衣裙,肩部是泡泡袖,带荷叶的裙边,赵萍穿上出水芙蓉一般,美得赵萍照着镜子直转圈,还有黑色的,也很雅致。雅丽做主买淡紫色的。订婚就要穿得稍微艳一点,但不能像结婚那样大红大紫,给人一种等不及的样子就掉价了。赵萍对雅丽佩服得五体投地。赵萍忽然啊的一声叫起来,雅丽,我看你就帮人逛街选衣服吧,肯定能赚钱,因为你非常专业。雅丽也恍然大悟,对呀,我的特长是服装设计啊。赵萍说,你先给钱曼曼设计一下,我们都说她衣服穿得不得体,可她不听我们的意见。

转天,雅丽就到师范大学找钱曼曼小试牛刀,钱曼曼从女生宿舍楼门口一出来,雅丽的眉头就皱上了。只见钱曼曼穿了一条白裤子,因为钱曼曼太胖,如同穿了两个面口袋子。雅丽毫不客气地说明来意,我可是专业指导啊。钱曼曼二话不说,拿着钱包就和雅丽逛商场去了。末了,钱曼曼身穿浅驼色的西服套裙,脖子上还系着同色系的小丝巾,把身材的缺点全都掩盖起来。钱曼曼的打扮把宿舍里的同学羡慕坏了,纷纷要和雅丽预定时间也陪她们买衣服。

如果您不擅长打扮,又无时间逛街,买不到合适衣服,或一时冲动买了穿不了的衣服,有我参谋,保证您能从路人变潮人。我虽然收取了一点佣金,有我帮您买对了衣服,实际上是为您省钱。我是您的私人服装顾问,整理衣橱500元一次,陪您逛街购物拿20%的佣金,最低是300元。这是雅丽在网上发布的广告词。

雅丽对这个兼职是有把握的。她设想,首先要对顾客进行色彩诊断和风格诊断,再根据服装潮流规律,结合顾客的年龄、肤色、五官、发色,找到顾客最适合的穿衣风格。

2、莫愁

第一位打来电话的女人是莫愁。在电话里自称姓莫,她说,雅丽,你就叫我莫姐,你先帮我整理衣柜吧。雅丽说整理衣柜每次500元,莫姐说,你不要和我说钱的事,我从没赖过账。雅丽感觉这个顾客有点强势。我还是愉快地说,好吧。

定的是转天下午五点,雅丽如约来到福达花园,莫姐让雅丽坐在沙发上。雅丽看莫姐也就不到五十岁,皮肤较粗,眉眼长得一般,只是手上的大金镯子黄橙橙地晃人眼。雅丽没有“窥私瘾,但也忍不住环顾四周,足有300多平米的四室。雅丽说您家真大。莫姐说,经常就我一个人住着是太大。因为是初次见面,雅丽也不好问东问西。莫姐好像看出来雅丽想要问什么。就说,我老公在公司里有开不完的会,听不完的汇报,签不完的字,忙得没星星没月亮。我大女儿在国外留学,开始还和我视频聊天呢,后来搞个对象就说没时间了,小没良心的,就知道找我要钱,当我是提款机。二女儿被老公送到贵族学校,一个星期才回来一次,平时就我一个人在家。莫姐并没有把雅丽带到衣柜那,雅丽也不好贸然开始工作。哎,先不着急整理衣柜,咱们先弄点饭吃。莫姐说。

雅丽还真有点饿,学校食堂是减肥的好地方。而且这几天没粘荤腥,嘴里没滋没味,所以脚步随着莫姐来到厨房。厨房足有30平米,好几种青菜放在厨房的操作台上,莫姐说,我买这么多菜,一会儿吃涮羊肉。我现在是个“超市太太,买很多的东西,实际上吃不完或是根本用不上。我每天就多了一项任务,查看哪样东西快过期了,然后把它送到垃圾箱。哎,等我老了,去不了超市,我就到菜市场转悠,到那时,我就是“菜市场老太太。您不能这样下去,我知道,这叫“空巢综合症,您做点事情做就好了,雅丽好不容易插上嘴。等一下,我接个电话。“喂,什么,你不回来吃?不是说好了吗?什么人性,翻脸比翻报纸还快,莫姐啪的放下电话。

雅丽洗菜,莫姐切菜,一会儿两个人吃起涮羊肉、涮肥牛。莫姐边吃还边喝白酒,在莫姐的强迫之下,雅丽也喝了一点白酒。莫姐对雅丽丝毫没有陌生感,好像是多日不见的老朋友。雅丽太了解这些阔太太。有一句话不是说吗,国人两大闲,大款的老婆、巡视员。而且,她们当中往往“抑郁症、焦虑症、强迫症”三症齐全。

酒足饭饱之后,雅丽才开始工作。莫姐的衣柜在卧室外的一间小屋,屋子便是一个整体衣柜,也有10平米大,五冬六夏的衣服兵荒马乱地混杂在一起。让雅丽叹为观止。莫姐衣服的缺点是,式样不适合她,颜色严重混杂跳跃,不讲色系,没个章法。雅丽把不适合她穿的衣服全都扔出来。莫姐最后还是认可雅丽的观点,我也知道这些衣服五年都没有穿过,好像有感情了,就是舍不得扔。莫姐依依不舍地看着仍在地上的衣服。接下来莫姐还让雅丽陪着她到商场购物。雅丽感觉莫姐那架势像就像是去(SHOPPING)血拼。莫姐开一辆宝马,雅丽还是第一次坐这么高级的车。

正好赶上商场促销打折。足足两个小时啊,丝的麻的纱的,镂空针织刺绣,棉袍皮镂,珠宝玉器,戴的摆的,莫姐不懂也不装懂,什么都买,真是拉动内、外需。估计莫姐的卡都刷暴了。最后商场只剩下莫姐和雅丽两个人,原来商场已经打烊。二人在商场经理、售货员和保安的陪同下从后门离开商场。莫姐说不用管我们买的东西,商场会在二十四小时内送货上门。雅丽虽然没花一分钱,感觉那个爽啊,什么时候能像莫姐那样花钱。这时,雅丽的手机响了,又有一位顾客约雅丽转天上午十点到家里做衣着顾问。地点以短信的形式发在雅丽的手机上。雅丽看着手机问莫姐,您知道紫溪小区在哪里吗?莫姐说,从我们福达小区的后门穿过一个花园就到了紫溪小区。

3、罗一兰

转天,雅丽的确是从福达小区的后门穿过一个花园就到了紫溪小区。她见时间还早,就在花园里停留一会儿。花园里,月季开得正艳,桃花、杏花也不甘寂寞,正是一年春好时。绿荫下的长椅上坐着一个发呆的女人,也许是在晒太阳。雅丽感叹道,比起墙外奔波劳碌的人,能坐在花园里发呆、晒太阳也是幸福。我什么时候能住在这么好的小区里?

罗一兰是给雅丽打来电话的第二个顾客,她住在紫溪小区。也就20出头,人生得非常漂亮,像个洋娃娃,皮肤白皙吹弹可破。

进门后,罗一兰叫雅丽老师,雅丽很不习惯这样的称呼,二人论了一下年龄,雅丽比罗一兰大两岁。罗一兰就亲热地叫雅丽姐。雅丽习惯性地看了一眼罗一兰的衣着,一身运动装,没有名气的杂牌子。雅丽估计罗一兰的衣橱里面的衣服也好不了哪去。

雅丽就给她讲了衣服搭配的常识。衣服搭配有其规律,又时常被人打破规律,也能出现意想不到的效果。一般说来身上的颜色不能超过三种,上装要浅色,下装就要深。竖条纹穿上显人瘦,可是经过裁剪、巧妙拼接的横条纹也显人瘦。衣服还分几大类。一般有运动装、休闲装、家居服、职业装、婚纱、晚礼服等等。服装潮流呀有规律可循,摸清服装潮流规律,最起码穿不错。再复杂一点,就要讲项链、耳环、戒指、手包、手套、丝巾、帽子、鞋子的搭配。以后,你告诉我你要出席什么场合,我就告诉你衣服的搭配的系列,如百搭淑女型,冷艳时尚型,还要化相应的妆。雅丽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她发现罗一兰就像一只小猫安静地听着。雅丽忍不住好奇心说,我实际看一下你的衣橱。罗一兰起身,把雅丽引到卧室。

卧室里的衣橱比起莫姐的衣橱小得多,而且有一多半还挂着男人的衣服。雅丽猜想这可能就是罗一兰刚开始不愿意让雅丽看她衣橱的原因。罗一兰衣橱里的衣服非常朴素,以黑色白色居多,也不是什么好衣料。雅丽实在不忍心再往外扔衣服,再扔就没了。二人又回到客厅。这时,门铃响了。罗一兰快步走到门口,透过门镜看了一眼把门打开,进来的是一个怀孕的女人,大着肚子还化着很浓的妆,张着血红大口说,一兰,三缺一,走吧。一兰说,不行,我有客人。那个女人看了雅丽一眼,怏怏不快地走了。罗一兰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是一个邻居。雅丽说,哎,没事。罗一兰问起雅丽是上学还是工作?雅丽说大四了,正在写论文、找工作。多好呀,罗一兰羡慕地看着雅丽。雅丽说,你这么年轻,就住这么好的房子,比我强多了。罗一兰苦笑一下说,这还不能算是我的房子。我上的是一个财会大专,就算毕业也找不到什么好工作。正说着,钥匙在锁眼里响了。罗一兰快步走到门口,门开了,进来的是一个男人。罗一兰赶忙介绍,他叫雷宇超。雅丽见这人四十多岁,身材高大,川字纹很深,穿着T恤、牛仔裤。雅丽心想,相由心生,这人很有心机。

雷宇超看了一眼罗一兰,马上又看了一眼雅丽说,有客人?罗一兰说,这是你给我请来的穿衣顾问。啊,你好,现在什么都要求专业化。雷宇超说。雅丽被雷宇超看了一眼之后,就觉着被他一眼看到底了。又听说自己竟是这个男人请来的?不禁暗自吃惊。三个人重新落座。雅丽看出来,雷宇超穿的裤子是里维斯,国产的美国牌子牛仔裤。这是一位低调的有钱人。如果是高调儿富人,会穿美国卡尔文克莱思牌子牛仔裤。雅丽心里想。

雷宇超笑着对一兰说,请专业的老师给你设计一下穿衣的风格。一兰说,刚才雅丽姐给我讲半天了,确实很专业。雅丽见到雷宇超之后就决定给一兰推荐了价格不菲的法妮丝品牌的系列女装。雅丽说,这个品牌是摩纳哥王妃格蕾丝的最爱,穿上之后展现的是举手投足间那一份从容优雅的气度。后来,这个品牌又受到戴安娜王妃的喜爱。她也代表现代女性对极致生活品味及高度自我期许的共同追求。一兰看着雷宇超,雷宇超笑着说,你以后就买这个牌子的衣服吧。

雅丽猜想,雷宇超和一兰的年龄相差足有二十岁,二人的关系可能是见怪不怪、俗不可耐的那种,就起身告退。

4、阿美

雅丽在宿舍里算计着这几天自己挣了小3000块钱,正在得意时,忽然接到小学同学阿美的电话,在电话里阿美竟然泣不成声。雅丽吃惊地问,你怎么啦?阿美抽抽搭搭地说,吉俊平受伤了。雅丽忙问怎么搞的?阿美说是在工地上干活,二十五层的大楼已经封顶,正在进行外檐装修。他在简易电梯里往下行,电梯忽然像是发疯了从十层一下子掉到地上,吉俊平的腰折了,医生说可能会瘫痪。雅丽吓得浑身颤抖,她问,住在哪个医院?我马上过去。雅丽和阿美从小关系就好。阿美学习不好,早早地就外出打工。得知雅丽考上大学,阿美特意从广州辞职,跑雅丽这里到打工,为的是能经常和雅丽见面。雅丽在医院里见到了昏迷中的吉俊平。阿美一见到雅丽就泣不成声,她说,大夫说了,即使好了也是终生瘫痪。

雅丽知道吉俊平外号就叫“山寨男”,就知道干活存钱,舍不得吃、舍不得穿。衣服都是地摊货,从来没有超过五十块钱的,手机是最便宜的山寨版。吉俊平的梦想是在这里买上一小间房子娶阿美,阿美也是这么想的,二人可以说是凝心聚力地工作、存钱。吉俊平曾经豪气冲天地说,有了理想孙子都不怕爷。如今的吉俊平连眼都挣不开。值班医生过来问,谁是吉俊平的家属,要准备交费了。阿美一听傻眼了。她问,他们公司昨天不是交了五千块钱吗?值班医生说,那五千块钱马上就要没有了,你要及早准备。听大夫这么说,阿美急得团团转。雅丽说,他是工伤,公司得管,我陪你到公司要钱。二人马上从医院到了公司。找到办公室,办公室的人见到阿美进来都闷头做自己的事情,仿佛她们俩是透明人。雅丽客客气气地说,哪位是办公室主任?一个五十多岁秃头顶的男人打着官腔说,你们有什么事?阿美赶快说,昨天出工伤的是我男朋友吉俊平,医生说医药费不够了。秃头顶摇晃着脑袋说,要钱得老板发话,老板不发话我们谁也拿不出钱。雅丽客客气气地说,那老板在哪了?我们去找老板说。老板在哪?我还找他呢,你们要是找到了告诉我一声。你,阿美气的眼泪掉下来。这时阿美电话响了,值班医生在电话里说,你什么时候交钱?马上就停药了。阿美哀求着,您先别停药呀,我们马上就交钱。雅丽只好把阿美拉到门外说,我这里还有点钱,先交上再说。雅丽把银行卡给了阿美。

5、莫愁

上午十点,雅丽接到莫姐的电话,一定要请雅丽到家里去。雅丽也没什么事就去了。雅丽一进门没想到竟然见到雷宇超。刹那间,雅丽做出决定,装做不认识他。莫姐给雷宇超介绍说,这是我的穿衣顾问,叫雅丽,这是我老公,老雷。雷宇超若无其事地说,你好。雅丽也若无其事地说,你好。然后随着莫姐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雷宇超又说,让雅丽好好给你设计设计,我先去公司一趟。你忙你的。莫姐客气地说。雷宇超临出门时意味深长地看了雅丽一眼。莫姐唉声叹气地说,没办法,没人请你吃饭说明你混得不好,有饭局你要是总不去,也会失去很多生意的机会。啊,对了,说正事。莫姐拉着雅丽的手说,明天老雷的侄子结婚,你真的要好好给我设计一下,穿什么衣服好。莫姐和雅丽来到衣橱前。这里面早已今非昔比、旧貌换新颜了,全是雅丽陪着莫姐精心挑选的高档名贵的服装,有几身还是国外大品牌在中国的公司专为富贵一族提供的几万元一套的高级定制。雅丽拿出一套宝石蓝真丝套裙,宽肩膀、窄收腰、大裙摆。胸部全是立体褶皱,镶嵌着各式各样的珠子、光片、水钻。莫姐在穿衣镜前穿上这件宝石蓝套裙,真是光彩夺目。莫姐随手拿出一串白珍珠项链戴上,不料被雅丽制止。雅丽说,您胸前的装饰非常华丽,戴上白珍珠项链既不搭配又喧宾夺主。莫姐问,那我戴什么?总不能什么都不戴。莫姐把首饰盒里外三层都打开让雅莉挑。莫姐的首饰盒让雅莉开眼,简直就是杜十娘的百宝箱,极其奢华。雅莉只挑选一条非常细的白金项链,戴在莫姐的脖子上,项链若隐若现,更具魅力。这下莫姐高兴。雅莉又挑选一款LV手包让莫姐拿着。雅莉说,中国人买LV手包时总爱买LV字母特别大的那种,太张扬,只适合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子用,这款LV手包字母不大,可别人一看就知道是LV手包,这就行了。莫姐对雅丽佩服得无以复加,一定要送给雅丽一个LV钥匙包,雅丽笑着收下了。

婚礼上,亲戚们都夸莫姐衣服漂亮,夸莫姐两口子恩爱,珠光宝气的莫姐和彬彬有礼的雷宇超站在一起享受着夸奖,雷宇超从莫姐的脸上没有看出什么破绽,也就放心了。

6、雷宇超

婚礼的第二天,雅丽就接到雷宇超的电话,这是在雅丽意料之中的事。雷宇超约雅丽到一家餐馆,雷宇超身穿西装,扎着领带。雅丽对西服没有研究,但是看那做工绝对是一流的,肯定价格不菲。雅丽就说,您的西装非常好,是什么牌子的?雷宇超笑着说,不愧是穿衣顾问,三句话不离本行,是法派。雅丽说,怪不得呢。这几句话像是餐前的几碟凉菜,接着就要开始上热菜。果然,雷宇超开始转入正题。

怎么这么巧?你同时担任我们家那两个人的穿衣顾问,这也许就是缘分。我是靠我妻子的家族企业干起来的,雷宇超点燃一支烟。那时候,我虽然大学毕业,可还是一个穷小子,为了干一番事业,也为了在乡下的父母能过上好日子,为了弟弟能上大学,我就找了大我五岁的莫愁。你知道富家女懂事的少,莫愁就会盯紧我这个人,盯紧公司的钱,还让她弟弟莫言处处监视我。快二十年,日子就这么过的。他停顿一下又接着说,中国有句老话,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我也四十多岁,也不能免俗,你看见一兰了,很懂事的姑娘,男人分有钱的和没钱的两种;女人则分懂事的和不懂事的两种。一兰和我当初一样,家里非常困难,我从经济上资助她们家,我无非是想让她给我生个儿子。雅丽忽然想起叫一兰打牌的大肚子女人,估计也是为别人生儿子的角色。雅丽明白,眼下雷格超是打情理牌、走哲理线。有人说,优秀男人嫁不得,真是这样吗?“革命家史”说完之后,雷格超开始附庸风雅卖弄起葡萄酒知识,这是当下新贵一族新添的臭毛病。你看这种葡萄酒,酒体呈深红宝石色,喝起来有成熟的葡萄浆果香及橡木的甜美香草味,入口丰满和谐,浓重有力,回味悠长,极富个性。说着,雷格超优雅地朝雅丽举起杯。雅丽也举起杯。雷格超又说,你也许不知道,富达小区和紫溪小区都是我们公司开发的,从富达小区的后门穿过花园就到了紫溪小区,也就是说你从我的一个家穿过花园就到了我的另一个家,你不觉着很奇妙吗?雅丽心想,可怜阿美的男友吉俊平,那个山寨男,在这个城市里没有立锥之地。而雷格超这帮富人们却过着家外有家的日子,这本身就是对穷人的戏弄和嘲讽。

雅丽无心谈论雷格超的私生活,就转了话题。紫溪小区本来就是一个花园,为什么在富达小区和紫溪小区之间又建造一个花园?雷格超对这个问题谈锋正健。他说,我问过英飞雄老爷子,他曾解释过,如果不建造一座花园,这块空地必然成为露天停车场或是菜市场什么的,两个小区的整体氛围就被消解。另外,老爷子包含诗意地说:花园在人类文明的进程中一直扮演着美好和神秘的角色,从伊甸园到古巴比伦“空中花园”都承载过人类源远流长的人文情怀。这两个小区像是我老来得子的孩子,我用花园把他们紧紧连在一起。

7、雅丽

雅丽的顾客越来越多,她做这一行简直是顺风顺水。莫愁总找雅丽,其实是聊天。她嫌每次给钱麻烦,干脆给雅丽一张银行卡。一兰也总找雅丽,也是聊天。就按陪同买衣服给钱。雅丽好像一尾鱼在富达小区和紫溪小区之间游来游去。在再加上别的顾客,忙得雅丽牙疼的毛病又犯了。因为有了在大医院里挂号、化验、交费排队的经历,就憷头进大医院。她抽空去一家私人诊所。

两次治疗后,牙痛解除。雅丽就有了心思和医生聊天。得知医生姓李,研究生毕业,口腔医院辞职后,从小诊所干起,到现在招募医学院毕业的大学生,可以开展很多牙科治疗项目等等。雅丽又问起200平米的房租和全套进口牙科设备,雅丽知道牙科设备价格不菲。李医生告诉雅丽,房子和设备都是自己的。在这个城市另一端还有一个口腔诊所。哇,您身价上千万,您可算得上是“中产阶级”了。李医生笑了。

这时,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看完病要走,临走还和李医生说再见。天生幽默的雅丽提出一个问题:如果出现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她拼命追求您,您会不会移情别恋?李医生笑了一下,认真地告诉雅丽,他所有的财产都写在妻子的名下,不仅因为她是孩子的母亲,还因为他们是从一穷二白到步入中产阶级的患难夫妻。我们一开始除了感情之外,没有其他的因素。你所说的那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就不一定了,谁能保证不是为了钱而来呢?雅丽从心底发出感慨,您妻子真幸福啊,成功男士也是可以嫁的。

雅丽在回学校的路上若有所思,没有一技之长的一兰以自己的美貌做资本,是最不可靠的,因为美貌每分钟都在贬值。一兰出卖自己的子宫给姓雷的生孩子,到头来姓雷的也不见得娶她。一兰人生最大的悲哀在于轻易地放弃不该放弃的。而莫愁已经快五十岁了,还没有参透男人的本质。看来年龄的增长并不总是带来智慧,有时候年龄是独往独来的。她虽然居有华屋、行有宝马,那不过是被冷落之后得到的一份“赏赐”。她用金钱填满空虚的心。雷格超不是一个好男人,好男人应该是对爱情、婚姻用情专一。有点钱的男人过着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的生活,成为社会不公开的流行病。

8、阿美

雅丽在图书馆里写《社会发展阶段与服装的色彩变化》论文。我们生活的世界是五彩缤纷、丰富多彩的色彩世界。马克思认为,色彩的感觉、色彩的美感、色彩的普及形式,总与服装所处的社会阶段紧密相关。我国文革时期,服装色彩为单一的绿色、灰色、黑色。并出现学生以穿军装为美,农民以穿工人服装为美,工人以穿干部服装为美的着装错乱。“三中全会”之后,中国服装呈现五彩缤纷的局面。最近的哥本哈根国际气候大会的中心议题是“减排配额”,即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量。法国巴黎立刻扑捉到今年的流行色是以蓝天白云为主打……。刚写到这,雅丽接到阿美的电话,阿美哭着说,吉俊平药费又不够了。雅丽说,咱们还得去找公司。阿美说,老板总躲着不见怎么办?雅丽说,那我们先去报社找记者,让记者写一篇报道,开发商就怕曝光,那样房子就不好卖了。雅丽和阿美来到晚报社,把事情前后经过说一遍。接待她们的值班记者苦笑着说,我们报社就登一些马路电灯不亮,小贩半夜烧烤扰民的事,你们说的威力房地产开发公司我知道。他在我们这里是广告的大客户,谁要是报道他们公司的负面消息,报社老总根本不批,而且就连我的饭碗都不保。他又小声说。我劝你们去劳动保障部门反映,可千万别说是我出的主意。雅丽和阿美也只能按他说的做,问清地址,去找市劳动保障部门反映情况。

在公交车上,雅丽向窗外望去,一排一排的楼房、小区、别墅、商场、影院应由具有,都快速地向后闪去。雅丽陷入沉思,楼房盖起来了,吉俊平却倒下去。阿美今后怎么办?会和吉俊平终身相守吗?还是回到家乡和她母亲一样嫁人,生孩子,在田里劳作终其一生。曾经的城市生活对她来说就是一场恶梦。

半个月之后,阿美来电话说劳动保障部门的仲裁下来了。认定威力房地产开发公司应负担吉俊平的全部医疗费,营养费,还有今后的评残费,伤残补助金。雅丽忙着陪顾客买衣服,觉着这是板上钉钉的事,就让阿美自己拿着仲裁书找公司。

阿美拿着仲裁书到公司,办公室主任见到盖着鲜红印章的仲裁书不敢推诿,马上去找老板。回来之后,对阿美说,老板让你去他办公室找他。阿美紧紧攥着仲裁书,暗暗自己给自己打气,你腿肚子哆嗦什么?有什么好紧张的?老板也得讲理呀。

老板办公室在三楼的中间。阿美敲敲门,里面有人说,进来。阿美推开门。一间一百多平米的屋子,左边是几米长的老板台,一个男人端坐在老板台后面,仰着头,面无表情,手里举着雪茄烟,也没有让阿美坐下。他说,你不用给我看那张纸,公司一分钱也不出,因为吉俊平违反劳动规定,他只负责贴大楼外檐的瓷砖,本来是有专门人给他送瓷砖,可他却违反规定,自己坐电梯下到地面拿瓷砖,结果造成了伤害,应该由自己负责。阿美听到这个男人的话惊呆了,天啊,他给公司干活受伤,要自己负责?不知道从哪里来个年轻的女人,对阿美说,你走吧。阿美大叫着,不对呀,吉俊平是给你们公司干活摔的,你们怎么能不管?年轻的女人往外连推带搡,阿美再看老板台后面的人,他连人带椅子转过去,把个冰冷的后背留给阿美。

9、雅丽

阿美知道雅丽很忙,可是雅丽是她的主心骨,万般无奈之下阿美还是拨通了雅丽的电话。雅丽非常气愤,马上决定和阿美一起去找公司老板。雅丽问清老板办公室在三楼,拉着阿美就往里闯,把阻拦的人甩在后面。雅丽推开办公室的门,一下惊呆了。

老板台后面坐着的是雷格超。雷格超也有点吃惊,他站了起来。雅丽一边往前走一边想这不是活见鬼了吗?雷格超问你们有什么事?雅丽镇静地说,这是我表姐,摔伤的是她男朋友,我们是来要医疗费,营养费,还有今后的评残费,伤残补助金的,一共是54万。雷格超不慌不忙地把额头上的一绺头发往后理一下说,我也是个打工的,老板今天不在公司,我会把你们的事情告诉老板,这么一大笔钱我肯定做不了主。雅丽和阿美听雷格超的话愣住了。雅丽问阿美,公司的老板是谁?阿美说,就是他呀,我之前就找的他。雷格超脸上露出一丝旁人察觉不到的讥笑,没错,刚才是我接待的你,可我就是给人家跑腿的。雅丽一时间没了头绪,她说,阿美,我们先去查清楚公司的老板是谁。雅丽和阿美走了,背后传来雷格超的话,那我就不送你们啦。

10、雷格超

雅丽要带阿美去工商局查明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谁?可是天色已晚,二人就定好转天再去工商局。

正在这时,雅丽接到雷格超的电话。雷格超在电话里说,你不用去查,你单独来我公司对面的海鲜渔村二楼206房间,那是公司长期订的单间,我马上就到,我会告诉你法定代表人是谁。说完电话就挂了。雅丽想了想,决定看看雷格超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雅丽来到海鲜渔村二楼206房间。一会儿,雷格超推门进来,随手拿起菜谱,你点吧。雅丽说,我满脑子都是那个终生瘫痪在床的人,没有雅兴陪你吃饭。你还是先说说我们什么时候拿到赔偿款吧。如果你接受我的建议,你马上就能拿到赔偿款,如果你不接受我的建议,何年何月能拿到赔偿款我就不知道了。雷格超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雅丽毫不示弱,我不用查我就知道,公司对外是你妻子莫愁的,或是她的兄弟莫言的,可实际上财政大权在你手里。雷格超拍着巴掌说,雅丽你绝对是经商的好材料,不要再做什么时装顾问啦,能赚几个钱。和我一起干,用不了几年保你有1000万。我不要1000万,我就要仲裁书上的54万。否则我就……,雷格超一挥手打断了雅丽的话,你不要用一兰的事威胁我,我早就有准备,我和一兰都有护照,我们可以在一个小时之内从这座城市消失,给莫愁留下一个空壳子公司。雅丽笑了,我才没功夫管你那点破事。雷格超觉得有点意外。我把钱从来都是投资到有成长价值的地方,而不是一个瘫子身上。姓雷的,你还有人性吗?雅丽的脸涨得通红。你听我把话说完,我把54万给你,你拿着钱去法国留学,那里是你们服装设计者梦想的天堂。雷格超说完话眼紧盯着雅丽。他不相信阿美是雅丽的表姐,但他相信去法国留学这个诱惑对雅丽肯定是巨大的。

雅丽站起来。我不会拿着带血的钱去留学,那样我的良心会不安,富要有德,穷要有志。你们标榜自己是社会精英、成功人士,可你们为富不仁,没有一点人性;你们剥削压榨工人的血汗,置工人生死于不顾;你们没有任何道德底线;过着花天酒地、家外有家的日子,丝毫不讲礼义廉耻。如果你们公司再不给钱,我和我的表姐就到法院起诉你们。说完雅丽转身就走。真不知道好歹,雷格超说。不知道好歹的是你们。雅丽不客气地回敬他一句。

雅丽又想起了莫愁和一兰的生活。她不再想着找工作。在北、上、广找工作要看学校和学历,不是清华、北大的不好找;在中、小城市找工作要看家庭背景和人脉关系。哪一条她都不具备。她要继续做穿衣顾问,招募做服装设计的人员,成立穿衣顾问中心,她做老板。她开始有一个目标,自己攒够去法国留学的钱,而不是依靠男人。学成之后成立自己的服装设计公司,做自己自主的服装品牌,而不是接单加工。法国是世界服装中心,有着一流的服装设计学校和一流的服装设计大师,是服装设计者的朝圣之地;是服装设计者梦寐以求的天堂。

 

 

责任编辑:天津高院网站管理员